今天是我们杀死白人自满的那一天

作者:鲜于颓拈

<p>昨天我收到一位叫夏洛茨维尔的记者来讲故事</p><p>他问了这个问题:“在夏洛茨维尔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治疗方法</p><p>”这是一次扩展的访谈,但我知道我答案中包含以下几个字:“愈合过程的关键部分将结束对白人白人的自满</p><p>”所以今天我想向唐纳德特朗普致意</p><p>因为今天唐纳德特朗普帮助消除了白人的自满情绪</p><p>在他的声明中,“白人至上主义暴徒对学生的暴力袭击”,“神职人员和活动家”和平地站起来捍卫平等保护,保证所有美国人都受到宪法限制,这不仅仅是为了灵魂的斗争我们的民主</p><p>通过坚持“双方都有很好的人”,他为法西斯势力提供了帮助和安慰,并彻底打开了国内任何人的地毯,他们认为我们是对国家的真正威胁</p><p>自满</p><p>因为这是一项交易:在夏洛茨维尔街头的忠诚承诺和白人霸权中,“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是相互排斥的</p><p>我们不能成为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们致力于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不能消除影响我们物质政治的白色毒素,那么每个人都是平等的</p><p>没有更多的拒绝空间</p><p>没时间自满</p><p>我们要么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要么是问题的一部分</p><p>如果我们不扼杀白人的自满,我们就无法消除白人至上主义</p><p>需要白色自满的例子吗</p><p>很高兴你问</p><p> Derek Weimer是James Alex Fields Jr.的高中教师之一</p><p>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后,菲尔兹故意将他的车开进抗议者以杀死Heather Haier并打伤其他19人</p><p> Weimer得出结论:“如果你能从他那里得到那些信念 - 那么黑暗纳粹主义和所有这一切 - 你正在寻找一个相当直率,标准的人</p><p>”不,只是没有</p><p>这不是“标准人”</p><p>这是一个激进的恐怖主义分子,他将自己的汽车用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因仇恨,偏见和暴力意识形态服务而致残</p><p>一种被称为白人至上主义的意识形态</p><p>这是一种与宪法核心价值观相对立的意识形态,我们的总司令发誓保护所有敌人 - 外国和国内</p><p>今天我们看到他显然违反了这个誓言,因为他加倍努力为白人至上主义者提供信誉,他们将拆除我们的民主并给我们的街道带来可怕的火炬</p><p>如果那不能钉白色的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