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责怪“多方”伤害我们的孩子

作者:钮川勾

<p> 今天,他们在国家愤怒之后听到一位政治家穿越党派界线,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呢</p><p> </p><p>我们让他们听到我们的愤怒让他们知道今天的话是一个开始,但还不够好我们教导我们的孩子仇恨是不可接受的我们鼓励我们的孩子抵抗各种仇恨我们教他们与他们交朋友无论如何种族,民族,宗教或性取向,他们善良,能够发挥最大作用无论他们看到他们的同学被头巾或午餐盒的内容取笑,我都会教我的女儿成为一个总是选择的凶狠朋友要成为老板,我会用言语教导我会效法我的榜样如果我想让我的女儿变得凶悍,他们需要一位如此的母亲,所以我的女儿会看到我对不公正感到生气他们会看到我会捍卫任何遭受仇恨和压迫的人他们都会看到他们母亲与人民和团体的宽容和爱的庆祝是一致的对于我的女儿们来说,只会有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