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卡不像埃博拉那样是全球性的健康威胁。它需要有针对性的响应

作者:侯筹

<p>巴西的新闻报道可以理解地引起人们对蚊子传播的寨卡病毒在美洲大陆甚至美国蔓延的担忧</p><p>令人担忧的是,这种疾病与新生儿小头畸形病例的增加有关(胎儿异常会限制子宫内脑的发育),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一点</p><p>随着世界卫生组织执行委员会的全面展开,以及在世界经济论坛将传染病指定为关键的全球挑战后不久,寨卡已经受到了全球的广泛关注</p><p>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谈话集中于从西非埃博拉疫情期间全球卫生界的失败中汲取教训,并将这些应用于寨卡,以确保这种病毒不会成为下一个重大的全球健康威胁</p><p>虽然这种比较可能是可以理解的,但它忽略了两个重点</p><p>首先,对埃博拉作为全球安全威胁的反应未能产生一个全面的机制来阻止疫情爆发</p><p>其次,寨卡病是一种与埃博拉病毒截然不同的疾病,需要采取不同的政策回应</p><p>埃博拉通过暴力症状,快速和无法控制的传播,高病死率以及缺乏可行的治疗方法激发了公众的恐惧</p><p>正是这种恐惧刺激了西方政府安装政治安慰剂,例如机场检查,尽管这可能会阻止病毒进入一个国家</p><p>虽然这些以安全为重点的政策可能与选民合作良好,但他们并没有积极改善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受影响国家的健康状况,也没有改善这些国家的可持续卫生服务</p><p>大多数这些全球决策者也没有考虑过将其资源转移到一个“威胁”对其他当地健康问题如疟疾和孕产妇健康的影响</p><p>很简单,Zika不会对我们在埃博拉期间看到的全球人口构成同样的安全问题,也不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将其视为威胁</p><p>尽管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现在将病毒置于警戒级别2</p><p>寨卡在受影响地区通过蚊虫叮咬传播,产生轻微的流感样症状,很少需要住院治疗,死亡率可忽略不计</p><p>通过有效的蚊子控制程序可以很容易地控制病毒,例如破坏受感染的昆虫和幼虫,或使用杀虫剂</p><p>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忽视寨卡,或者不应该设法保护未出生的婴儿免受潜在伤害</p><p>作为一名孕妇,我非常同情那些因这种疾病对孩子的影响而挣扎的受影响妇女</p><p>但是,我们需要确保全球社会的重点仍然是控制蚊子传播感染的可持续措施,而不是下意识的安全反应</p><p>寨卡病是一种贫穷的疾病,类似于其他被忽视的热带病,如基孔肯雅热和登革热</p><p>生活在靠近开放水源的贫困人口,这种负担不成比例地落在了吸引蚊子的地方,而且他们没有资源通过防止咬伤的方法单独保护自己</p><p>本周我们应该关注积极的健康故事,英国政府与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共同投入30亿英镑用于抗击疟疾和其他被忽视的疾病</p><p>通过了解蚊子传播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机制,例如开发转基因不育蚊子,全球社会将更好地准备应对和预防未来的寨卡病等疾病</p><p>与其他疫情一样,政治将决定是否以及如何控制寨卡病毒</p><p>但是,我们应该把谈话转向全面打击蚊子传播疾病的积极步骤,而不是将寨卡变成一个安全问题,....

下一篇 : 那张照片不是全貌